校園文化

有巢氏

    有巢氏

    有巢氏是人而非神,具有鮮明的真實可信的人格特征。古代文獻中,關于有巢氏的記載皆有事有跡,不虛不妄,不比于盤古那般的“神道”絕能,也不同于天皇、地皇、人皇那般的“法門”奇功,貼切人類生活實際,很平常,很實在,看得見,摸得著。

    如果說《莊子》、《韓非子》等先秦文獻,是把有巢氏作為遠古帝王給與了“傳說式的記載”,那么《漢書》、《藝文類聚》等漢唐書籍則是將有巢氏視為歷史人物正式冊入正史。作為一個有血有肉、有生有息、有事有跡、有德有功的歷史人物,有巢氏富有其神秘性、非凡性、特殊性和多元性。

    1、有巢氏——原始人

    人類的發展經歷了漫長的歷史進程。美國民族學家、古史學家摩爾根在《古代社會》中將史前史分為蒙昧時代、野蠻時代、文明時代。

    蒙昧時代的人類屬于最早的人類,即原始人類,也稱“原始人”。

    有巢氏大約生存于蒙昧時代,屬于原始人。有巢氏率領大家走出洞穴,引導人類為脫離動物界而邁開了第一步,是覺醒最早的原始人之一。歷史學家姜廣輝指出:“中國古代傳說的‘有巢氏’,大致相當于蒙昧時代的低級階段。”(《論中國文化基因的形成——前軸心時代的史影與傳統》)社會學家陳懷白明確指出:“人類在地面上居住,不能防御毒蛇猛獸,所以要在樹上用樹枝做窠居住,中國古代傳說中的‘有巢氏’,大概就相當于這個時代,這是人類的蒙昧時期。”(《中國通史講話》)歷史學家呂振羽解釋:“所謂有巢氏,古書記載,即知道構木為巢,在樹上架房子。到了有巢氏,我們的祖先才開始和動物區別開來(只是開始,并沒有完成這個區別)……。”(《中國歷史講稿》)歷史學家尚鉞將中國“最早的人類”的代表人物有巢氏和燧人氏提出來作為專題,以歷史唯物主義的審慎態度告訴讀者:“人類開始自己的歷史的時候,是猿人由于‘社會本能’進化到最早的人類。”(《中國古代通史》)歷史學家翦伯贊強調:“人類最初從獸類中分離出來,就是因為人類知道制造工具,使用工具,開始了勞動創造。所以傳說中之有巢氏時代的原始人群,他們雖然剛剛帶著自己起源的痕跡,走進中國歷史之蒙昧時代的下期,但因為已經挺直身軀,站立在大地之上,所以他們也就開始了人類社會之最初的勞動創造。”(《先秦史》)“北京人的族類,就用石頭和木棍武裝他們自己,展開了開天辟地的偉大的歷史事業。同時中國的歷史,也就展開它的端緒,進入于歷史上之蒙昧時代,這一時代,就正是傳說中之有巢氏、燧人氏以至于伏羲氏的神話時代。”(《先秦史》)

    2、有巢氏——木匠

    構木為巢,就是用樹木等物造房屋,即使當時的房屋從結構到樣式都極其簡陋粗糙,似乎沒有什么工藝可言,但那房屋絕對就是初民用以躲避禽獸傷害,并用以擋風防雨和朝夕安身的家。用今天的行為說法和行業定性,那么建造房屋的有巢氏應當稱之為“木匠”,是原始群時期的一個聰明的木匠。

    孫中山先生宣講三民主義時曾作過生動有趣的比喻和舉例:“有巢氏教民營宮室也做皇帝,那就是木匠做皇帝,都可以組織政府。象廚子、醫生、裁縫、木匠那些有特別能干的人,都是做過了皇帝的。”(《孫中山文集·三民主義》)

    文化學者子歸說:“中國最古老的職業,排第一的當數木匠,當年有圣人帶著大家蓋房子,使大家不再風餐露宿,大家尊稱其為有巢氏,這有巢氏,便是中國第一代的木匠。”(《欲望的原野》)

    其實,早在民間,木匠們都把有巢氏供為鼻祖了。“在長江下游的某些地方,民間傳說并不十分買魯班的帳,說木匠的祖師爺是有巢氏而不是魯班。理由是,有巢氏看見喜鵲銜來樹枝作窩,就伐來木頭,依照鵲窩作好了房子。所以,人們認定,有巢氏‘構木為巢’,是木作行業真正的始祖。”(《長江流域民間傳說的結構》)

    3、有巢氏——智人(發明家)

    這里所謂“智人”,不是使用人類學的術語,而是旨在形容人的思維能力,是相對于某個時代某個地區那些相對聰明睿智的人。智者創物,圣人制器。《考工記·敘》說:“知者創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謂之工。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爍金以為刃,凝土以為器,作車以行陸,作舟以行水,此皆圣人之所作也,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為良。”這大概是中國古代關于事物起源的一個基本理論,同時也是我們認識我國古代創造發明的一副通用鏡管。

    如果問有巢氏最為顯著的人格魅力是什么,人們會異口同聲地回答——“智慧”,創新的智能,科學的智慧,超凡的智商——有巢氏不只是一個普通的木工匠,他是“巢”的首創者,也是“巢居”的發明者,是一個濟世創物的智人,是一個推動社會文明進步的發明家。

    文史學者黎明以通俗的語言告訴青少年讀者:“中國古代的傳說告訴我們,遠古的時候有一個人,名叫有巢氏,發明了‘構木為巢’的方法,用木頭在樹上搭成巢。”(《通俗中國史話》)《漢語大詞典》解:“有巢氏,傳說中巢居的發明人。”《辭海》稱:“有巢氏,傳說中巢居的發明者。相傳遠古時代,他為了避免野獸侵襲,教民構木為巢,居住在樹上。”《中國歷史年表·遠古時代的皇帝世系表》云:“有巢氏的傳說在先秦古籍已有記載。他是傳說中發明巢居的人。這一傳說反映了我國原始時代由穴居而進入巢居的情況。”《中國歷史大事編年》云:“有巢氏,傳說中巢居的創始人,戰國時期莊周、韓非等人著作中,都有有巢氏的傳說。”任何事物的發生、發展及其變化,總是遵循著自身特定的規律的,而這種內在規律又總是被智者首先發現、發明或改進,因此,自古以來,人們認為百事萬物都是智者創造的。任何重大事物的發生、發展及其變化,總是有其必須的醞釀和漸成的過程,而這種客觀過程又總是由大智者來深化、提高和總結。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許多重大事物的創造發明,往往經歷無數個智人的長期摸索,當經驗“量”積累達界點之時,又往往由大智者推動起“質”的突破,完成和終結這個事物的“發明” “創造”。歷史的經驗還告訴我們,許多重大事物自然而然被留傳后世了,同時被記載和傳頌的往往都是那些出來給與深化、提高和總結的大智者,往往被忽視和淡化的是那個發現、發明或改進的過程,同時被忽視和淡化的還有那些一般的智人。

    有巢氏是原始時代大膽改造自然、改善環境的大科學家,是為人類不斷改變生存條件、生活方式的大革新家。毛翰教授在論述詩歌創作的原理與方法、詩歌的發現和創造時,聯想到有巢氏的巢居創造、發現的意義,極具哲理深度的創造思維價值:“從原始人的獨木舟,到現代人的宇宙飛船,從有巢氏的棲身之所,到現代人的摩天大樓,上帝并沒有創造出現成的東西,供我們人類享用,而是留待人類自己來創造。所以,科學既是發現,也是創造,抽象的科學規律是發現,具體的科技成果是創造。”姜桂芳女士面對中學生宣講我國崇尚科學鼓勵創造的優良傳統:“中華民族聰明勤勞,自古以來有崇尚科學創造的優良傳統。在上古時代,中華民族就涌現出一批又一批的科學創造者,雖然那時還無文字的記載,科學創造者的具體姓名今已無法考證,但那些為造福中華而勇于創造的創造者的事跡與精神卻被炎黃子孫們代代傳頌著,并被后人化作了激勵自己勤奮學習勇于創造的精神動力。人們對那些創造了光輝燦爛的中華文明的創造者十分崇敬,大家把‘鉆木取火’為眾人解決了腥臊寒冷之苦的創造者贊美為‘燧人氏’,把‘伐木構屋’為眾人驅除了風雨猛獸之害的創造者贊美為‘有巢氏’。我們祖先不僅贊美這些創造者,而且還擁戴這些創造者做自己的帝王,讓他帶領大家一起共同創造中華民族的文明與幸福。”(《崇尚科學創造發揚優良傳統》)